福奇被阻挠出席疫情听证会,其同事表现令外界大跌眼镜
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下周迁就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举行听证会,拟传唤美国国家过敏症和盛行症研讨所所长、盛行病学家安东尼·福奇到会。可是白宫官员5月1日告知,回绝让福奇参与听证会。白宫回绝让福奇参与听证会。/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据《纽约时报》报导,白宫副讲话人贾德·迪尔(Judd Deere)5月1日表明,在特朗普政府持续应对疫情、推动疫苗开发之际,让单个相关人士到会国会听证会将拔苗助长。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本来期望福奇到会听证会并供给证词,以查询特朗普政府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应对。现在确认到会的证人是美国疾病操控与防备中心(CDC)前主任弗里登(Tom Frieden)。美国民主党议员唐·拜尔在推特上表明,阻遏福奇作证是特朗普政府应对不力的确凿痕迹。推特网友:特朗普为什么要阻挠福奇在国会作证?或许是因为这会显露他更多渎职的依据。美媒NBC指出,福奇与特朗普在许多问题上定见相左,且屡次揭露指出总统讲话的不妥之处。特朗普支持者曾在示威游行中呼吁“辞退福奇”。近来福奇越来越少在白宫每日疫情发布会上出面,最近一周只到会了一次。虽然福奇缺席,白宫新冠病毒应对协调员黛博拉·比尔克斯(Deborah Birx)依然伴随总统照旧到会发布会,并且她每天都会佩带一条不同的丝巾,引起了网友们的重视,人们热衷于谈论她所戴丝巾的品牌和系扎方法。路透社称,比尔克斯现已成为盛行文明明星。交际媒体instagram上设立了比尔克斯丝巾账号,上传她每天佩带丝巾的相片,粉丝超越3.7万人。/instagram《卫报》报导指出,福奇在美国总统面前的直抒己见得到了业界的好评,而比尔克斯作为美国政府应对疫情最重要的专家之一,从未直接辩驳特朗普在医学方面的不妥言辞,乃至还替总统说话,这将她推到言辞风口,但这也或许使她更易得到总统的喜爱。黛博拉·比尔克斯是谁?在5月1日的白宫疫情发布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说到黛博拉·比尔克斯时,称她为“艾滋病方面的尖端专家”。依据美国政府网站上的揭露经历,现年64岁的比尔克斯是全球卫生方针美国特别代表,也是艾滋病研讨范畴的领导者,她工作生涯中有30多年时刻致力于研讨艾滋免疫学和疫苗。比尔克斯在美国政府网站上的经历介绍。20世纪80年代,在工作生涯之初,她是美国陆军医疗中心的一名内科医师,一同专心于细胞免疫学研讨,1985年被颁发陆军上校军衔。90年代,比尔克斯成为沃尔特·里德陆军研讨院HIV研讨项目的负责人,在她的领导下,科研团队完成了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HIV疫苗试验之一(试验被称为“RV 144”)。这为疫苗防备HIV感染的潜在功效供给了有力依据。在陆军研讨院任职9年后, 2005年她加入了美国疾控中心(CDC),依然从事艾滋病方面的研讨工作。奥巴马担任美国总统期间,发起了“防治艾滋病紧迫救援方案”,比尔克斯被录用为该方案的负责人,不仅在美国推动艾滋病防治,还协助许多非洲国家抗击艾滋,2011年她被“非洲查验医学会”颁发终身成就奖。据CNN报导,新冠疫情突击美国,白宫于2月26日成立新冠病毒应对工作组,副总统彭斯带队,并录用比尔克斯为工作组协调员。自此,比尔克斯频频出现在群众视界中,她常常和福奇一同到会白宫疫情发布会。进退维谷的挑选“保证美国人的安满是咱们的职责。” 比尔克斯2月26日初次到会白宫疫情发布会时安慰民众,“不需求为疫情感到惊惧,猜测模型仅仅模型罢了,没有满足数据支撑这些猜测。”近2个月的白宫疫情发布会上,比尔克斯大多数时刻坐在讲台一旁的歇息椅上,鲜有关于她个人的新闻报导。直到特朗普在4月23日的发布会上抛出“消毒液洗肺疗法”,坐在一旁的比尔克斯显露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目光看向地上,这段视频在交际网络上风传。可是,比尔克斯并没有对这番言辞进行纠错。CNN报导称,当特朗普告知数万美国人去做有伤害性的工作时,科学家应该怎么做?应该冒着完毕工作生涯的风险去纠正,仍是保持沉默保住职位?比尔克斯挑选了后者。福奇则更乐意揭露纠正总统(的过错言辞),即便有时候会晚一些。此事发作之后,比尔克斯在CNN的一档节目中被问及消毒液事情时回应,特朗普总统现已了解这不是一个正确的医治方法。此番言辞被美媒视作为特朗普辩解。可是也有谈论家以为,比尔克斯需求设法保证自己的官职,来持续为大众传递科学信息。4月27日比尔克斯在承受美媒CBN采访时说:“特朗普一直对科学文献以及细节、数据十分重视。我以为他在从商过程中取得的数据剖析和整合才能,使他在谈论医疗问题时获益。”比尔克斯承受CBN采访。/推特美媒VOX报导称,比尔克斯对特朗普的夸奖让许多人大跌眼镜,“很显然她想取得总统的喜爱。”美国政治专栏作者库尔特·巴德拉(Kurt Bardella)批判:“比尔克斯应该告知我们不要依照特朗普所说的去做,一名医师有职责去纠正过错。”《卫报》谈论,比尔克斯工作生涯中的收成足以让她应对这样的全球盛行病,可是当面临“倾向于推销冒充科学理论的老板”,她毫无准备。比尔克斯在科学和总统言辞之间陷入了进退维谷的窘境,得之不易的工作名誉遭到要挟。新京报记者 陈沁涵修改 樊一婧 校正张彦君

Leave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